辨破《破戒的出家人佛弟子还要恭敬》

辨破《破戒的出家人佛弟子还要恭敬》(20240304)

(一)

居士甲】对此文不敢苟同:

《破戒的出家人佛弟子还要恭敬吗?*法师:那是他自己的事,而你……》(2024-02-29)

https://mp.weixin.qq.com/s/smViulpkAlQc-PNPvGyuZg

(摘录){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他现出家相,光这一点就值得我们恭敬。至于破戒,那是他自己的事,一切皆有因果,所谓“各人吃饭各人饱,各人生死各人了”,他破戒自然要承担相应的果报,而你发自内心地对出家人恭敬,会增长自己的福报。相反,如果批评僧事,反而会增长罪业。出家人的过错应由僧团内部解决,在家居士不得横加指责。玄奘大师曾对唐太宗说:凡僧虽不能降福,要向佛求福,需恭敬凡僧。皇帝尚且要做到,何况我们普通人呢,所以无论如何,一定要恭敬出家人。}

如此知见不但对佛教本身、对僧团本身无益,且对社会道德风气造成极大的破坏。

贤佳】是的,这文章是混滥佛教概念的滥说,促进佛教僧众更少顾忌地违戒滥行,使得佛教界如同黑帮,促进社会风气的腐化,并引发社会人士讥嫌佛陀偏袒僧众、佛教愚民教育,尤其逆背现今社会大力反腐打贪的时代潮流,也即逆背“佛教中国化”的政府倡导,自显落后、“反动”,深植灭法因缘。

如《大般泥洹经》说:“懈怠之僧成就八恶,时有持戒在其中者,如彼甜果在毒树林,护法菩萨教令弃舍,不令信心诸弟子等礼拜供养、恭敬亲近,断慧命根堕地狱中。是故信心优婆塞等当善分别,莫见形服便相习近。……当依如来真实契经而分别之。若使愚夫不善分别,而便恭敬供施所须、与相习近,我说是等当堕恶道。”(卷第四)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2/T12n0376_004.xml#pT12p0879a1510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唐〕道宣律师撰钞,〔宋〕元照律师撰记)说:“〖钞〗《涅槃》云:‘……若优婆塞,知此比丘破戒受蓄八法,不应给施,又不应以袈裟因缘恭敬礼拜。若共僧事,死堕地狱。’《十轮经》说,据不知持犯者,并须恭敬。又《涅槃经》穷终极教,不用亦得,以护法故,小小非要。〖记〗《涅槃》了义,废前不了,故云‘不用’。‘以’下出废所以:《涅槃》护法事重,《十轮》为存俗信,故云小小。”(卷中)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2.xml#pT40p0069c2617

更多相关文据辨析可参看:

《辨破〈讥呵僧众过失,说僧团是非,将自失善利〉》

https://www.zhengxinfofa.org/4370.html

《辨破〈只出家这个行为,就够在家人学一辈子的〉》

https://www.zhengxinfofa.org/8816.html

《辨析〈圣严法师:僧宝的地位,最重最要〉》

https://www.zhengxinfofa.org/9487.html

居士甲】我给他们留言:

“如果批评僧事,反而会增长罪业。出家人的过错应由僧团内部解决,在家居士不得横加指责”,按此说法,四川释照杰破淫戒事情广大网友就不应议论,学诚事件如果没被俗人媒体传播僧团也没处理。当年“二贤”举报信发到中佛协时,**法师直接转给当事人学诚看。

贤佳】您的批评很好!“出家人的过错应由僧团内部解决”,关键是僧团不如法解决或不愿解决乃至包庇,怎么办?其说“如果批评僧事,反而会增长罪业”,不知居士如法批评僧事有功无罪,而包庇恶僧增长罪业,说相似法破坏佛教更增长罪业。可参看: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https://www.zhengxinfofa.org/1819.html

《论居士可揭批僧人》

https://www.zhengxinfofa.org/3807.html

(20240229)我将我们的交流内容文稿通过短信发给了那文章微信公众号对外联系的手机号,请其看有什么偏差问题。不论是否回应,算作私谏吧。

 

(二)

贤佳】(20240302)附件文稿(如上)供阅,愿听您的看法。

居士乙】面对目前佛教界的各种乱象真是一言难尽,说实话,已经麻木了,也没啥好说的了。月悟居然又出家了,真让人无语,居然还有法师帮他剃度,这佛门乱成什么样子了!月悟还俗后可能在社会上没法生存吧,只好又出家,好歹混口饭吃。他这种即使出家了还是不能算真正意义上的出家人吧?《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复丁福保居士书七》里提到:“包君来时,光已劝其在家即俗修真,无须出家,恐出家之后,日与懒惰懈怠僧同处,久而久之,但成一赖佛偷生汉矣!”说明民国时这种乱象就已经存在了,很多人出家并不是荷担如来家业,通过自身学习佛法,弘法利生、引导众生解脱轮回的痛苦,而是在社会上找不到好工作,逃避家庭责任到佛门来混日子。现在更甚了,出家穿上这身衣服不但受人尊敬,还方便名正言顺地割居士们的韭菜,至于背地里干什么,只要不被抓住曝光、不触犯法律,怎么犯戒都没事,反正你们居士不能说,说了就是“说僧过”,就是“造大口业”甚至下地狱(自己犯罪破戒下不下地狱不考虑)。我劝过几位居士,就被斥为“造大口业”“说僧过”,其实我劝的还都是法的问题,且有定论的,但还是遭到排斥甚至翻脸。自感德行不够,人微言轻,所以现在我再也不劝任何人,谁爱干嘛去干好了,业力使然,劝不了还“赊对头”做干嘛呢。去年有几位居士主动发一些资料来讨论佛法,我发表了个人看法,结果被斥为“造大口业”,大概意思是:“谁都不对,就你对?!”好吧,那就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吧。

*法师说僧人犯戒“居士不得横加指责”,请问:四川释照杰破淫戒,是不是法律也不可制裁?否则就是“说僧过”?任由僧人为非作歹,佛门不变成了藏污纳垢之地了吗?佛会制定这样的戒律吗?这样会给社会上的人怎样的看法呀?这种说法其实就是为僧人破戒开了一道方便门,使他们更加有恃无恐,这实在不是佛愿意看到的局面啊!但一般居士不懂出家人的戒律,所以人云亦云,就是不能说的,个个跟鸵鸟样,哪怕如学诚官宣举报内容均属实,撤职软禁,但很多居士包括出家人还是不准说,最后变成说是“政府迫害”(因为是政府官宣的),如果不是官宣的话,可能就是举报人诬陷了。某市**居士告诉我,她在一个比丘尼寺院参加法会时,那里的住持公开说学诚是被迫害的,她如果不听我说还真相信了呢。真是州官能放火,百姓不能点灯,这什么逻辑?!

贤佳】是很可悲!所以宜应随缘随力辨析、揭破,不能任由相似说法横行无阻、败坏佛教,至少种下正因缘,否则于心难安。

居士乙】您的身份不一样,您可以说,我也支持您揭批(当然也需善巧些)。现在似乎也就您在发声,但也被一些出家人污名为“大家都不对,就他一个人对,脑子坏掉了”。我也曾本着“不能任由……于心难忍”劝导有缘道友,结果被斥为“造大口业”“说僧过”“大家都不对,就你对”。

贤佳】能理解。

 

(三)

贤佳】附件文稿(如上一)供阅,愿听您的看法。

居士丙】对任何人都可以恭敬(或说“尊重”更合适)。现代法律,对于死刑犯都是有尊重他的人权呢,何况其他人呢。

贤佳】您的提示很好!尊重死刑犯,是否不应批评死刑犯,乃至不应宣讲死刑犯的犯罪事?

“对任何人都可以恭敬(或说‘尊重’更合适)”,出家人也应尊重居士吧?如果说出家人犯错了,居士不应批评,那么居士犯错了,出家人可以批评吗?

居士丙】当然可以批评,也可以评论,不分彼此,平等就好。不过最好是就事论事,不要全盘否定,也不要全盘肯定,不该太绝对,留个余地。但是吧,现实生活中,位阶较低的人,总是会有敬畏位阶高的人、有权威的人,别说批评了,甚至还会献媚讨好他们,即使他们犯了错,还要去为他们开脱一番,这就是现实。

贤佳】是的!有教内流行话说:“居士怕因果,因果怕和尚,和尚怕居士。”如果单向强调居士要恭敬和尚,使和尚不怕居士,那么和尚便成无拘无束的脱缰野马了,难免多毁良田、坠坑落堑,便是和尚的群体悲剧,也是佛教的时代悲剧。

如《莲花面经》说:“佛言:‘阿难!未来之世,多有在家白衣得生天上,多有出家之人堕于地狱、饿鬼、畜生。’”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2/T12n0386_001.xml#pT12p1073a2710

更多辨析可参看:

《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

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

《从早餐时间看寺院管理和普及戒律知识的意义》

从早餐时间看寺院管理和普及戒律知识的意义

居士丙】《张老师讲藏传佛教(12集)》(哔哩哔哩2023年11月~2024年2月)

https://b23.tv/8pkQMhh

昨天听了张老师讲元朝和藏传佛教的事情,当然也包括汉传佛教在内,在历史上,有不少人,包括僧人,以佛教为名,做了不少坏事的。可惜这方面的事情鲜有人提及,倒是“三武灭佛”经常被提及。如果有人,为了警醒世人,为了佛教健康发展,挖掘一下历史,把这些以佛教为名做的事情翻出来,晒在阳光下,应该也是大功德一件了。英国谚语: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上的各种丑闻真的可以得到必要的流传,想必佛教的发展会健康很多。

贤佳】是的!还需大力破斥“不说四众过”“不能说僧过”的广泛偏解偏执,否则您这提议做的事情会受到广泛的严厉打压,少有佛教徒会帮助传播,也不会从中汲取经验教训。可参看:

《辨析“不说四众过”》

https://www.zhengxinfofa.org/1739.html

《关于“传播佛教负面言论”的讨论》

https://www.zhengxinfofa.org/2425.html

《论说僧人过之二》

https://www.zhengxinfofa.org/9574.html

居士丙】言之有理!

 

(四)

贤佳】附件文稿(如上一)供阅,愿听您的看法。

居士丁】宗教包括佛教,都需要从玄学、神秘学、政治权术和帮派治理回归理性和平常。两千多年的战乱和生存、发展需求,导致世界传统大宗教似乎齐刷刷走上了异化和帮派化之路了。所以政教必须分离,否则很容易让“天魔鬼神”来指导人,乱套。宗教也好,政治也好,商业也好,大家要传承的到底是什么,都得搞清楚了,否则混乱到极点以后,大分裂、大毁灭指日可待。

除了细分的戒律一般人不知道内情,不宜多干预,粗分的一些戒条是完全可以由外界来监督的。“僧宝”为何必须被尊重,一定要向社会公开说明,否则搞得像黑帮一样。这是网络信息时代,和连电路都没有的古代判若两个星球(除了人性),人类各种桎梏却还在故步自封。达不到“僧宝”的标准,内部又不执行惩治,这样的团体或个体我凭什么尊重你?顶多为了大局,看破不说破而已。

其实,中国两千年来传播开来的净土法门,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不是对世道失望透顶,哪来什么非得要去净土修行的法门?真的是走投无路,总算还有个出路,不就是这个感觉吗?

民主、民意、民权、民生、民族、民情、法律、秩序、生态、气候等等,这个世界要平衡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最后可能成了一团浆糊,由权术、武力、金钱来最终定鼎。

《怎样看待苏格拉底之死?——苏格拉底之死中的民主与法治利与弊》(Minimalism 2019-05-17)

https://www.zhihu.com/tardis/sogou/qus/51283281

贤佳】很好的思考、提示!真正信解净土法门者,并非对现世滥象失望透顶而希求往生净土,即使现世是路不拾遗、夜不闭户的大同世界也希求往生净土,因为大同世界未离无常坏苦,自身未离烦恼行苦,不以大同世界的和乐为安为足。真正信解净土法门者不会抱怨现世、消极抑郁,而会豁达包容,随力济世利人,成就自己高品往生净土的净业资粮,也铺垫自己“倒驾慈航”的度生因缘,当然自己会努力顺戒止恶、以身作则,不会纵欲滥行,也不会包庇邪恶。如印光大师反复倡导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

居士丁】是的!但是净土法门的传播是与世道的混乱污秽至极直接联系。大多数人没有正信,只是由苦和绝望而希求净土。传播两千年的法门,必定与大多数人的希冀有关。

贤佳】是的,还宜引导正信正行,避免粗率以可念佛往生净土为凭恃,而现世消极自私、违戒滥行。

居士丁】是的!正信为要。现在念佛念出一大堆魔怔,或者觉得没有感应而趋投迅速感应或承诺福报的法门,应该都是因为正信树立不完善。如果理性思维认为无法完全接受佛教教义或修行方法,宁可先放一放,看些别的,不能急于求成、崇尚灵异、盲目跟风,更不能有点挫折或企图,就通过出家解决,借口了却尘缘或住持佛法。法门的推出由不可思议的佛力和众缘和合而成,但这不是成为玄学和讳莫如深的借口。

汉传佛教不直接参与政权,不以武力形式推广,呈现一种松散的制式,避免了像东瀛和藏地教派因捆绑高层政治而发生严重异化质变的情况。但从普及程度来看,中国历代上至皇权、下至庶民实际上广泛深入参与了汉传佛教的建设和推广。殿堂庙宇多是帝王的宫殿级别,这可否让人联想到古代的佛教团体已经类似现代政治的在野党派,甚至超过这个级别?现代佛教如果管理模式跟不上来,流于帮派之形,暗箱操作,“满嘴跑火车”,隐患很大。

贤佳】是的!明代莲池大师《竹窗二笔·儒佛交非》说:“凡人为恶,有逃宪典于生前,而恐堕地狱于身后,乃改恶修善,是阴助王化之所不及者,佛也。僧之不可以清规约束者,畏刑罚而弗敢肆,是显助佛法之所不及者,儒也。今僧唯虑佛法不盛,不知佛法太盛,非僧之福。稍制之、抑之,佛法之得久存于世者,正在此也。知此,则不当两相非,而当交相赞也。”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J33/J33nB277_013.xml#pJ33p0045a2901

“文革”时期“破除迷信”过度而严重破坏佛教,“文革”之后“拨乱反正”对佛教的政策似乎过度宽松,中道难以一步到位,需要不断摸索调适。可参看:

《论是否宜请政府处治破戒僧人》

https://www.zhengxinfofa.org/1861.html

《从南京兜率寺举报事件看宗教管理》

https://www.zhengxinfofa.org/3712.html

《论宗教政策不应容护破戒僧人》

https://www.zhengxinfofa.org/3719.html

《论全国宗教工作会议利好》

https://www.zhengxinfofa.org/8842.html

居士丁】是的,儒佛宜自强互补。佛教所谓兴盛,大多由于权力和金钱介入,所以不是真的兴盛。真的兴盛是龙象辈出,戒律法规畅行无阻,这其实很难。中道能不能达到,不知道,目前看来就像个钟摆,往往非左即右。

对佛教的毁坏不仅仅发生在“文革”,所以,虽然上层政策方面是个原因,但佛教的“可持续发展”可能关键更在于洁身自好、严进严出,否则一旦各方面失衡,“毁佛”发生,大量优秀的僧才连带遭殃,导致人间惨剧,不利后世正法住世。就像那个钟摆,幅度越摆越大,最后钟都坏了。可参看:

《清道光至民国佛教遭反复扫荡——佛教的四大积弊已为人不齿》(追天2020-06-24)

https://m.sohu.com/coo/sg/403921454_100070063

贤佳】是的!太虚大师提出教理、教制、教产革命,大体精神很好,但未能严谨以经为则、以戒为师,好心“自弃家珍”(凌越律制)、“引狼入室”(引入藏密),虽然当时形势急迫、情有可原,但留下很大的腐邪祸患。可参看《论“人间净土”思想》(https://www.zhengxinfofa.org/9549.html)、《论太虚大师对藏密的看待》(https://www.zhengxinfofa.org/9567.html)。

赵朴初居士在中国改革开放后提出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即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如其《中国佛教协会四十年——在中国佛教协会第六届全国代表会议上的报告(1993年10月15日)》说:“佛教界有相当一部分人信仰淡化,戒律松弛;有些人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个别寺院的极少数僧人甚至有违法乱纪、刑事犯罪的行为。这种腐败邪恶的风气严重侵蚀着我们佛教的肌体,极大地损害了我们佛教的形象和声誉,如果任其蔓延,势必葬送我们的佛教事业。如何在改革开放、市场经济的形势下,保持佛教的清净庄严和佛教徒的正信正行,从而发挥佛教的优势,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这是当今佛教界必须解决的重大课题。根据当前的形势和我国佛教的实际情况,着眼佛教事业建设与发展的未来,各级佛教协会和全国佛教界都必须把注意力和工作重点转移到加强佛教自身建设、提高四众素质上来。加强佛教自身建设,就是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人才建设、组织建设。这五个方面,信仰建设是核心,道风建设是根本,人才建设是关键,教制建设是基础,组织建设是保证。加强信仰建设、道风建设、教制建设,首先是要求寺院僧尼具足正信,勤修三学,遵守戒规,严肃道风。……寺院和居士团体要引导在家二众进行学修,正信正行,爱国爱教,遵纪守法,做好本职工作,做一个好公民、好佛教徒。在家二众要恭敬三宝,关心寺院,护持佛教。大力培养合格僧才,加强人才建设,是关系中国佛教命运和走向的头等大事,是我国佛教事业建设与发展最紧迫、最重要的任务。……加强寺院和各级佛教协会的组织建设,是佛教事业顺利开展的保证。”

这是深见卓识、全面严谨的分析和指导,现今仍然非常适用。其中“在家二众要恭敬三宝,关心寺院,护持佛教”,被僧众特别强调,而其他方面多被忽略、走调、阳奉阴违。如学诚曲诈伪善,多方骗取信任,高唱赵朴初居士倡导的五个建设并增加“文化建设”,而实际“道风败坏,结党营私,追名逐利,奢侈享乐乃至腐化堕落”,极大破坏律制、败坏佛教。

现今政府和佛协强调从严治教,可参看:

《推进新时代佛教中国化走向深入 以全面从严治教引领佛教自身建设——中国佛教协会第十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国佛教协会2023-10-30)

https://mp.weixin.qq.com/s/Md6cPkysHIQucN841WYklQ

这是针对时弊对症处方,但面对可能阳奉阴违的教界落实不易。且广大居士多被僧众相似说法洗脑蒙蔽,盲目维护僧众,反对讲说僧人过失,使得政府司法部门、宗教管理部门多顾虑“宗教敏感”“统一战线”等,不好从严治理。因此还需大力解除广大居士“不说僧过”的偏见偏执等思想束缚,发动广大居士监督僧众,推动从严治教,如同“人民战争”,或许能够有效。

如《四分律含注戒本疏行宗记》(〔唐〕道宣律师撰疏,〔宋〕元照律师撰记)说:“〖疏〗圣禁从缘,曲寻万绪,因人兴犯,制状尘沙,必欲随境,摄修难备,若不迭相鉴察,容无自励之心,故用屏露(编者注:屏处、露处)随信举发(编者注:随由有信心的居士举发),以存相利之道也。〖记〗乃是托缘兴制,令道俗相检耳。‘随信举发’,即优婆夷也。”(卷第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40/X40n0714_003.xml#pX40p0006b1501